首页 >> 新闻中心 >> 行业资讯

书店在亚洲,文化消费的新指标

发布时间:2018-9-12
作者:
来源:三联生活周刊
阅读量:130

书店在现代人生活中的角色正在发生变化。

近十几年亚洲发展出了特殊的书店新形态。与欧美两极化的巨型连锁书店和精品独立书店不同,亚洲区域内,书店模式开始与生活方式紧密结合。位于人口密集、土地价格最高的城市核心区,舒适有个性的空间设计,成为城市人群最重要的精神消费地。

言又几书店的诗歌墙

今天我步入的书店,已经是一个大型文化消费场所。书店是一个连接器,用无形的商业逻辑连接文化和消费。“书店里为什么不能有宠物店呢?”他倒让我眼前一亮。走进入言几又在成都ifs的店铺,首先吸引人的是一个进口食品超市,晶莹透亮,透着物质的丰富。再往里走有如一个神奇世界,这边是学者谈论严肃文学和文学评论之间这个时代是什么关系,那边是洗剪吹发型屋,除了常见的儿童区,文创区,照相馆门口排着几个女孩,咖啡书旁边是手冲咖啡讲座,小剧场里有小型的音乐会。西安即将开放的言几又请来的是茑屋家电的设计师池贝知子,她对设计理念和生活方式有着独到见解,无疑是给言又几书店增添了几分别致的生活情调。

30年前,日本经济腾飞,茑屋书店诞生,20年前台湾经济进入快速发展期,诚品诞生,一个社会的精神产品伴随其经济的步伐,书店本身的形态,在售卖书籍的基础上,做了极大的延伸。文化、品牌和商业不应该矛盾,复合化、多元化的核心逻辑是:书,是一个很好的文化连接器。

“书店给你看到的只是大树的果实和叶子,巨大的根系埋在下面,这是文化消费品牌做的事。” 每一次前往日本的任何城市,我都被茑屋书店所能占有的资源,和强大的消费力吸引。2014年,但捷成立“言几又”书店,在北京中关村成了热点。北京成为言几又迄今销售最好,读者最活跃,质量最高的单店。而成都紧随北京之后,成为全国拥有书店数量第二多的城市。如果说茑屋书店占据着每个日本城市的文化心脏,成都则以包容的心态吸引了全中国所有的有影响力的书店品牌进入。“这个城市很容易从温饱跃升到文化消费和精神追求上去。”“一线和新一线城市在书店消费里的差距越来越小了。”但捷说。

知识给亚洲带来的新的消费领域和人群。在台湾和日本,匠人的瓷器、茶等等有故事和文化属性的茶品,在但捷看来就是知识消费的一个样本。茶和瓷器需要有大量的知识储备,来完善对于这个消费的体验感。比如教人看展览的书,教人插花的书,都会产生大量的连接。而亚洲的好书店能做到的,是将这些连接真实呈现出来。

精神产品给了自由最大的定义,书店的形态并非只有一种。重庆的书店有自己提前于时代的判断,西安的书店请的作者,要面对的城墙和碑林,曼谷高楼里仿若外星一样的书店,北京的绘本书店为自己色彩斑斓的地毯喜悦而烦恼。这些书店老板聚集在一起,各自提供丰富的精神食粮。

茑屋和诚品,是亚洲人共同的精神符号。书早已不仅仅是书。奥黛丽赫本曾饰演的书店店员,为时尚杂志提供了新的灵感,成了新任缪斯。当知识被发现出意外的价值,倔强地站在哲学书架下畅想爱情的书呆子少女,也变成可以被消费的文化符码。而对此更有研究的是日本和台湾。茑屋书店创业以来已经拥有一千多家店铺,和6千多万会员,占日本人口的一半比例。他们更加深谙这样的文化消费所能带来的极致。感受敏锐,将创意不断融入生活中的共性。

表面上看,言几又去年的80到100万人次全国参与2000来场活动的读者人数,没有给36家店带来实际的受益。但捷说这并不重要,文化空间应该连接的是人和文化,人和生活,更进一步是人和人。“体验感的提高会使用户粘性大增。”他用的都是当下时髦的词。我试图请他回忆做书店老板的理想主义,反倒被轻描淡写了,“如果不能挣钱还是生存不下去。”

越来越多的人喜欢进入实体书店。“实体书店有一个选书的逻辑预设,就是你不知道你要买什么。如果去网络书店,信息接触量太大,很难找到新东西,因为网络的阅读范围大部分是你已知的范畴。而实体的奇妙在于,你能发现你不知道的。”

言几又这几年的数据进入强势增长,在这其中,“读者有近一半是90后到95后”。但捷说,当年自己开书店时,那时的年轻人“70到80后”,刚刚步入了互联网所带来的信息时代。“拥抱互联网的70后和80后,逐渐放弃了书店和纸质阅读方式,而自然在互联网时代生长的90后,读书又变得有吸引力了。”

选书部20多人,文创采购部20多人,但言几又最雄厚的资源在数据部,总共50多人。茑屋最雄厚的是数据部门。“什么东西好卖,新鲜,属于哪个人群。这些全部由数据说话。”数据部呈现出来的结果往往是在意料之外的。网络文学所代表的畅销书在很不显眼的角落里。最被关注的文学作品是《红楼梦》,讨论热度最高的书店是三联书店。书店里推荐的地理类书目里,涵盖了港台地区的画册。作家们受到年轻人的欢迎和喜爱。我参加的一场李敬泽和周国平、蒋方舟、阿来对谈的活动上,大学生们提出的问题很有意思,女孩对自己去术馆路上误入菜市场,却得到了美好感受,男孩认为自己太爱思考,显得不太合群。他们的认真和烦恼来源于自我,不再大而无当,反而真实。

90后受教育程度更高,越来越需要深度了解,而不是看简讯和标题。深入研究,尤其是对艺术等文化领域的深度研究,无法通过互联网学习完成。书店并不根据读者喜好选书,不仅仅是放弃教辅、流行畅销读物,名牌大学图书和中文系出身的选书团队,还要根据书店定位,而不是传统的“图书馆分类法”来摆书。在日本旅行书周边,是按照“编辑思路”拟定的各种“题目”:匠人,生活,手工艺品等等。

《知的资本论》中说,城市的未来在于年轻人的聚集,迸发出的力量不可预估。从书店,变成生活方式体验店,去书店的人开始习惯背硕大的帆布包,不再拼命盯着手机,在一场对谈上周国平说,精神追求并不是在物质上实现什么目标后再去实现的。精神产品,和消费社会,在书店做了最大形式的结合。

友情链接:幸运飞艇  幸运飞艇  幸运飞艇官方网站  幸运飞艇官网  幸运飞艇官方网站  幸运飞艇官网  幸运飞艇官网  幸运飞艇官网  幸运飞艇彩票  幸运飞艇彩票  幸运飞艇平台  幸运飞艇网站  幸运飞艇官网  幸运飞艇平台  幸运飞艇计划  幸运飞艇官网  幸运飞艇  幸运飞艇计划  幸运飞艇  幸运飞艇官网  幸运飞艇平台  幸运飞艇彩票  幸运飞艇官网  幸运飞艇网站  幸运飞艇计划  幸运飞艇官网  幸运飞艇  幸运飞艇计划  幸运飞艇平台